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正文
贩卖6000多克海洛因被改判死缓:法律,让她重生
wst

贩卖6000多克海洛因被改判死缓:法律,让她重生

——田某涉嫌贩卖、运输毒品改判死缓案办案手记


前言

被告人田某等八名被告涉嫌贩卖、运输毒品海洛因6172.5克,甲基苯丙胺38克。本所主任王绍涛律师在一审中担任其中一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其委托人得到全案刑期最低15年的处罚。其出色的表现不仅赢得委托人及家属的赞誉,也引起了本案主犯田某及其家属的关注。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田某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田某的亲属通过各种渠道找到王主任,要求王主任在二审中担任田某的辩护律师。

脱不下各方面的人情,王主任重新站在田某的角度查阅了全部卷宗,最后得出结论:田某在本案中故意隐瞒了极其重要的犯罪事实,其目的就在于庇护本案中真正起主要作用的主犯——她的丈夫周XX。

因为田某对犯罪事实的隐瞒,将大部分的犯罪事实自己一个人扛,一审法院只能根据现有的证据作出判决,一审判处田某死刑,立即执行。而被她庇护的丈夫周XX,本案真正的主犯,幕后操作者,一审仅判处无期徒刑。

虽然由于田某的故意隐瞒,但从卷宗内仍然可以寻觅到事实真相的蛛丝马迹。峰回路转的是,被判了死刑的田某当知道自己百般庇护的丈夫竟毫不顾及夫妻情分,将所有责任都推给田某后,幡然悔悟,愿意将事实真相和盘托出,还原事实的本来面目。这就是本案的契入点、突破点。

经与田某亲属沟通,亲属完全同意王主任的分析,加之王主任在十年前成功办理的施绍禹贩毒案,也是通过同样的辩护策略实现彻底翻盘。田某亲属执意委托王主任作为二审辩护律师,因顾及王主任在一审中担任了另一被告人的律师,所以就在王主任的通盘运筹后,由本人担纲重任,拉开了田某二审辩护的序幕。

一、大雪纷飞中的会见

我至今还非常清楚的记得到永善县看守所第一次会见田某时的场景。那是在2011年1月17日的上午,已经是隆冬时节,离春节已经越来越近了。在阴冷的会见室里,田某脚上带着重重的脚镣,细细的向我们诉说着她的冤屈,言语中透漏出一丝绝望,而在绝望中又略带着些许的期盼。外面正下着雪,鹅毛大的雪花纷纷落下,发出“簌簌”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却响彻人心。据说那是永善县城几十年来下的最大的雪了,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有某种寓意,只是默默的祈祷那会是一个吉兆。

那时,田某因涉嫌贩卖、运输毒品六千多克已被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其作为该案主犯一审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而且她也是该案一审共八名被告人中唯一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面对这样的结果,有些始料不及的田某根本无法接受,认为一审对其量刑过重,因此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在这样的情况下,田某的父亲找到了在一审中为本案另一名被告人辩护时有着出色表现的我所王绍涛主任,希望我们能够为田某提供最大限度的法律帮助从而挽回其一条性命。一方面是盛情难却,另一方面是因为王主任也参与了整个一审庭审,也认为一审判处田某死刑立即执行确实是有问题的,因此我们于2011年1月14日正式接受了委托。但由于王主任在一审中已担任了另一名同案被告人的辩护人,因此基于程序上的考虑,最终决定由我担任田某的二审辩护人。

在委托的时候,田某的父亲就告诉我们说田某希望尽快见到律师,我们预感到她可能有什么非常重要的情况要跟我们讲。因此,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田某上诉的根本原因以及一审认定的事实与事实真相之间是否有出入,从而为我们最终确定二审的辩护思路打下基础,2011年1月16日,我和王主任不顾长途的辛劳驱车赶往永善。由于当时已是冬天,昭通境内好多路面都有结冰现象,特别是过了盐津到永善的路上已经开始飘雪,恶劣的天气致使我们到达永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实在是疲惫,匆匆吃了碗羊肉米线就赶紧找宾馆休息。

第二天,也就是文章开头所提到的,我们在永善县看守所第一次会见了田某,从上午9点开始,一直持续会见到下午2点半,整整5个半小时,我们一直在倾听、记录着田某的委屈,她的哀怨,她的悔恨,她从未向公检法陈述过的她所知道的犯罪事实。这是我迄今为止会见当事人时间最长的一次,《会见笔录》都作了满满的十三页,愈万字。

二、本案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据田某所述:本案实际上是他的丈夫即本案另一被告人周某最先跟缅甸那边联系并谈好价格后才让她和朱某到昆明叫上另外三名被告人一同前往缅甸去购买的毒品,在整个过程当中,周某都在不停的打电话进行遥控指挥,因此周某才是真正主犯,而她不是。但在一审中,她以为她作为妇女,不大可能会被判处极刑,因此故意庇护丈夫周某,从而隐瞒了有关于她丈夫的一些事实真相。但在一审开庭中,她却听到了自己百般庇护的丈夫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自己,毫不顾及夫妻情份,因此她在一审庭审的最后陈述时才说出了她丈夫才是真正主犯的事实。但为时已晚,一审还是判了她死刑立即执行,所以她实在接受不了,希望通过二审把所有的真实情况都说出来,也希望司法机关能够查清事实真相,最终给她一个公正的判决。

如果田某所说的情况能够被查实,那么一审将田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而将本案真正的主犯周某在贩卖、运输毒品案中只判处无期徒刑的事实基础和法律基础已经完全被动摇了。当然,我们认为,客观来说,造成这种错误判决的根本原因并不在侦查、起诉部门或一审法院,而是因为被告人田某念及夫妻情份,故意庇护其丈夫周某,从而故意隐瞒事实真相,而其他被告人因事不关己,不愿交待事实真相,才造成一审判决出现这种主次颠倒的“乌龙”判决。但无论什么原因,查清案件事实,让每一个被告人罪当其罪,这是司法机关的任务,也是我们作为被告人辩护律师的职责所在。因此,通过这一次会见,我们对办理本案基本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因担心气候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会见完田某,刚吃过中午饭,我们就马不停蹄的开车往回赶。在回来的途中,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好好的欣赏一下金沙江峡谷的旖旎风光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到永善,当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溪洛渡电站大坝尽管还在施工,但其宏伟的气势已尽显无疑。当然,更让我震撼的还是金沙江边那一座座延绵不绝的险峰峭壁以及峭壁后面巍峨的群山,金沙江就在乌蒙山脉的这些险峰峭壁间穿流而过,浩浩荡荡,奔流不息。我不由得想起了毛泽东“乌蒙磅礴走泥丸”和“金沙水泊云崖暖”的诗句。

不过天气还是给我们回昆明带来了不便,由于昭通菱子口结冰封路,我们只得将车开到盐津后停放在了盐津,然后改坐当天晚上的火车并于第二天早上才回到昆明。

三、斡旋

回到昆明后,我们立即前往省检察院阅卷并同承担二审公诉任务的经办检察官进行了业务上的沟通。经过认真阅卷并结合我们第一次会见田某时田某向我们所讲的情况,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一审确实可能存在认定事实不清从而对田某判决不公的判断。为了引起司法机关对本案中可能存在的上述问题的高度关注,我们特意草拟了一份《法律意见书》并附上对田某的《会见笔录》分别送交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

在《法律意见书》中,一方面我们将会见田某时田某向我们所讲的情况向省高院和省检察院进行了详细的汇报;另一方面我们据此认为本案一审可能颠倒了主从犯关系,可能漏判了被告人,可能漏判了其他贩卖毒品的事实,可能放纵了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嫌疑人,因此为了便于司法机关清楚的查明案情,并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同时也为了节约司法资源,我们建议将本案在二审开庭之前就直接发回重审,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虽然省高院并未采纳我们将本案直接发回重审的意见,但据田某后来跟我们讲,在本案二审开庭之前,省高院的法官和省检察院的检察官都到看守所对田某进行了讯问,讯问的重点就是对我们在《法律意见书》及《会见笔录》中所提到的可能对本案二审产生重大影响的诸多案件事实进行核实。这表明我们在《法律意见书》当中所提到的有关本案事实方面的问题已经引起了省高院和省检察院的极大重视,这实际上已经为本案的成功办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四、庭审准备

在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我们终于得到了2011年6月12日二审开庭的通知,我们对本案的办理也由此进入到了庭前准备的关键阶段。

在为二审庭审作精心准备的过程当中,拿出一份行之有效的庭审提纲是必不可少的,它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庭审的效果。为此,我和王主任反复翻阅证据材料并反复酝酿、仔细斟酌。我们认为,田某二审能否被改判的关键在于田某所述的本案中贩卖、运输毒品确实是在其丈夫周某精心组织、指挥、策划下完成、周某才是贩卖、运输毒品的真正的主犯的事实能否被查明,但要认定该事实光有田某本人的供述显然不够,而本案其他被告人在一审中对这些事实并未有任何的提及,因此通过二审的庭审调查特别是通过对这些被告人的庭审发问来还原事实真相尤为关键。如果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可以说本案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因此,庭审提纲的第一个重点就是精心准备和设计庭审中对各被告人进行发问的提纲。此外,庭审提纲的另一个重点当然是辩护意见提纲,这是我们对本案进行办理和思考的全过程的结晶,而且在辩护意见提纲中我们还必须充分的考虑到了庭审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并作出适当的应对策略。

还好,经过连续几天的努力,一份我们自己觉得还算满意的庭审提纲总算完成,现在就等二审的正式开庭了,我们甚至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五,庭审

二审庭审的前一天,也就是6月11日,我和王主任再次驱车前往永善。同行的还有两名助手和所上一名下去办理其他案子顺便旁听本案二审庭审的同事。也许是好事多磨,王主任的车子出了点小故障,因此不得不又将车再次停放在了盐津修理。还好,我们总共开了两辆车下去,因此我们一行全部人都挤到另外一辆车上前往永善。到达永善时又已经是晚上将近十点钟左右了,为了在第二天庭审中能有一个充沛的精力,我们只得刚住进宾馆就赶紧上床睡觉了。

6月12日,我们起了个大早。由于开庭时间定在下午,所以上午我们准备抽空再会见一下田某,进一步对有关案件事实进行核实并对下午开庭的一些情况与田某进行最后的沟通。当然,这也是绝大多数的刑事案件开庭前辩护律师的例行工作之一。再次见到田某的时候,她的精神状态明显要比第一见她时好得多。也正是在这次会见中,田某告诉我们,省高院的法官和省检察院的检察官都已经到看守所对她进行了讯问,并重点对我们之前的《法律意见书》及《会见笔录》中所提到的那些案件事实进行了核实。说实话,这样一个信号顿时让我们信心倍增,也让我们对下午的开庭有了更多的期待。

下午三点整,永善县人民法院第一大法庭内座无虚席,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的田某等八被告人分别涉嫌贩卖、运输毒品及抢劫上诉一案正式开庭审理。

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是否清楚、量刑是否适当等问题在庭审的各个环节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值得庆幸的是,在法庭调查中对各被告人进行庭审发问的阶段,我们事先精心准备好的发问提纲确实取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相关被告人在对这些问题进行回答的过程当中,终于都或多或少讲出了一审中没有提及的一些对田某极为有利的关键情况,而这些情况充分说明:从本案犯意的提起、组织、分工和安排来看,虽然周某没有亲自前往缅甸,但他才是本案贩卖、运输毒品的真正的主犯,而田某等人均是受其安排、指使而跑腿下缅甸去的,因此周某在共同犯罪中所处的地位以及所取到的作用是远远大于田某等人的。应该说,通过法庭调查,我们基本达到了我们所希望达到的目的,这为我们按原来拟定好的辩护思路发表最终的辩护意见创造了比较有利的条件。

在法庭辩论阶段,我们在对一审判决认定田某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不持异议的前提下,主要在量刑上从“一审判决将本案贩卖、运输毒品案中真正的主犯周某只判处无期徒刑,而将被指使、被操纵实施犯罪行为的田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对被告人田某量刑时必须留有余地”、“田某具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诸多法定和酌定情节”等三个方面为田某进行了全面的辩护,并建议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田某死缓或者无期徒刑,或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庭审整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当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六点二十分。绷紧的神经一下松弛了,才感觉到无比的疲惫。据同事说,在下面旁听的家属和群众对我们在法庭上的发挥非常的肯定,这倒是一件非常欣慰的事情。

第二天,在我们即将离开永善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来到永善县看守所会见了田某。看得出来,她的心情甚至于比头天还要更好,似乎经过昨天的庭审,她对她的未来有了更多的期许了。说实话,作为她的律师,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六、省高院改判,田某保住了性命。

我已经记不得正式拿到省高院的二审判决书具体是哪一天了,反正是在九月份的中旬,一个秋高气爽预示着收获的日子。虽然在此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得到了二审改判田某死缓的消息,但正式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我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作为律师,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幸福的呢?

省高院的二审判决完全采纳了我们的辩护意见,并认为本案系多名被告人共同出资购买、运输毒品,罪责不能有田某一人承担,对其可依法判处死刑,但不必立即执行,故而对田某作出了死缓判决,从而保住了田某的一条性命。

笔至于此,当我们在为本案的成功办理而感到高兴的同时,我们也要对省高院的法官以及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表示感谢,他们的客观、公正和敬业构成了捍卫法律公平和正义的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当然,我们更要感谢法律,正是它,才让田某获得了新生。

当这个案子终于可以划上一个圆满的记号的时候,我谨以上述文字来作为这个案子办理全过程的简单纪录和梳理。当然,也将这些文字献给我们为办理这个案子而付出所有心血!

(二〇一一年十月十二日记)

〔辩词赏析〕

田某涉嫌贩卖、运输毒品案

二审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即上诉人)田某家属的委托,指派我作为被告人田某的二审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根据本案的证据、事实和有关法律并结合整个二审庭审的情况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希望二审法院能够采纳。

首先,我们对一审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昭中刑一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认定田某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并无异议,但我们认为,一审判决将本案贩卖、运输毒品案中真正的主犯周XX只判处无期徒刑,而将被指使、被操纵实施犯罪行为的田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这就是我们作为田某的二审辩护律师,在二审中的一个基本的辩护立场。

一、在本案所指控的贩卖、运输毒品的犯罪行为当中,真正起主要作用的、真正的主犯是被告人周XX,而不是被告人田某。

第一,根据本案各被告人在今天二审庭审中的当庭供述(详见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庭审笔录》)以及相互之间的映证关系并结合一审中公诉机关所出示的相关证据,下列基本事实是完全能够被确认的:

其一,本案各被告人当中,易XX的电话是谁最先知道的呢?是周XX;最先同易XX打电话联系好毒品交易并基本谈妥交易价格的是谁呢?还是周XX。二审庭审中,朱XX讲到了周XX和田某到她们家来邀约她的情况,来到她们家以后,周XX跟朱XX说那边(缅甸易XX)已经联系好了,叫她们俩(田某和朱XX)去就行了。这一细节同田某的供述是完全一致的。王XX和龚XX在二审庭审中也都讲到,他们在从昆明出发之前都听田某说过去缅甸那边买毒品的事周XX已经联系好了。因此,田某、朱XX、王XX、龚XX在二审庭审中的供述以及一审中公诉机关提交的《通话清单》已经能够充分映证出是周XX最先打电话给易XX完全联系好了以后才让田某、朱XX她们去缅甸找易XX买毒品的事实。

其二,由田某、朱XX上昆明约上王XX、龚XX一块下缅甸去买毒品,这又是谁安排的呢?同样还是周XX。周XX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考虑到王XX和龚XX是吸毒的,又会开车,他们俩去了既可以负责开车又可以尝毒品。这一事实,同样能够得到田某和朱XX在二审中的供述的相互映证。

其三,在田某她们离开永善大兴直到被抓的整个过程当中,周XX一直在用电话对田某她们进行遥控指挥和通报情况。这一事实,田某的二审供述以及《通话清单》完全能够映证。

其四,根据《通话清单》显示,在整个过程当中,周XX与易XX进行着超乎寻常的频繁通话,结合田某的二审供述,该通话与毒品交易直接相关,周XX在换了电话号码后也在第一时间对易XX进行了告知。

其五,周XX是在昆明被抓的,结合田某的二审供述,充分证明在田某她们要回昆明之前,周XX就迫不及待的跑到昆明来接应。

这些事实,都是在一审中没有提及和认定的新的事实。通过这些事实,充分说明:从本案犯意的提起、组织、分工和安排来看,虽然周XX没有亲自前往缅甸,但他才是本案贩卖、运输毒品的真正的主犯,而田某等人均是受其安排、指使而跑腿下缅甸去的,因此周XX在共同犯罪中所处的地位以及所取到的作用是远远大于田某等人的。

第二,在今天的二审庭审中,作为田某的二审辩护律师,我们向法庭出示了2011年1月17日我们对田某依法进行会见所作的《会见笔录》。在《会见笔录》当中,田某所供述的绝大部分事实都已经得到了二审庭审中除周XX之外的其他被告人当庭供述的充分映证。因此,《会见笔录》理应得到二审法院的充分采信。而反观周XX在二审中的供述,既与其一审中的相关供述自相矛盾,又漏洞百出,而田某、朱XX等人的二审供述以及《通话清单》显示的情况所映证出来的事实证明周XX完全是在讲假话,是在欲盖弥彰,因此其二审供述是不足为信的。

第三,根据周XX、朱XX、田某、龚XX供述,本案毒品交易实际是在从昆明出发之前甚至是在永善大兴的时候就已和易XX联系好了的。那么,究竟是谁联系好的呢?是田某吗?当然不是。根据田某、朱XX、周XX的供述,田某和朱XX是2009年农历2月13日(对应公历是2009年3月9日)离开永善大兴上昆明的。根据田某、朱XX、王XX、龚XX、陈XX的供述以及永德县消防大队士兵周某某的证言,田某和另外的四名被告人是在2009年3月11日从昆明出发,于3月12日中午就到达了永德,吃过中午饭后于下午三点左右将王XX的本田轿车停在永德县消防大队,而后改坐出租车到南伞,再偷渡过境到达缅甸易XX家的。而根据《通话清单》显示:田某直到2009年3月12日才与易XX有第一次的通话,也就是说,田某是到了永德以后才第一次打电话给易XX。我们试想一下,如果真是由田某负责联系卖方,那田某怎么可能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都到了中缅边境了才同易XX电话联系呢?这是根本不符合常理的。因此跟易XX事先联系好的这个人就是早在2009年3月7日就开始与易XX有频繁通话的被告人周XX。更何况,正如我们上面所提到的,田某、朱XX、王XX、龚XX在二审中的供述以及《通话清单》已经足以映证这一事实。

综上,本案所指控的贩卖、运输毒品的行为全部是在被告人周XX精心组织、指挥、策划下完成的,周XX才是贩卖、运输毒品的真正的幕后推手。这一事实真相的认定,已经完全动摇了一审判处被告人田某死刑立即执行的事实基础和法律基础。因此,一审法院在贩卖、运输毒品案中对周XX只判处了无期徒刑,而对被指使、被操纵实施犯罪行为的田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确实有违“罪行相适应”的基本原则,显然是极不公平、极不公正,也是极其错误的。

二、在对被告人田某量刑时必须留有余地。

第一,毒品买卖,有买就有卖,买毒品的构成犯罪,卖毒品的同样构成犯罪。本案中,尽管各被告人均向司法机关提供了他们所知道的有关易XX的情况,遗憾的是易XX至今没有被抓获。而本案中最先和易XX联系并商谈好主要的毒品交易事宜的到底是周XX,还是田某?到底存不存在周XX幕后指使、操纵毒品交易的事实?易XX也是最清楚的。虽然易XX现在没有被抓获,但他不可能永远的逍遥于法网之外。所以,考虑到这一特殊情况,我们建议法院在对田某进行最终的量刑时,一定要留有余地。否则,如果田某被执行了死刑,一旦有朝一日易XX落网后其道出的事实真相进一步证明了周XX幕后指使、操纵毒品交易的事实的存在,那么本案判决存在的不公将难以挽回和纠正。更何况,根据二审庭审查明的情况,确实就是周XX和易XX联系好了毒品交易的事情以后,才让田某、朱XX上昆明叫上王XX、龚XX等人下缅甸去的,确实存在周XX幕后指使、操纵毒品交易的事实。

第二,二审中,田某供述了在本案中被查获的海洛因中有50克是被告人周某(周XX的哥哥)的事实,她供述是周XX打电话告诉她的,她将这一情况告诉了被告人朱XX。田某还供述被告人周XX在抢劫了吉木尔土大约半年以前曾卖了一千多克海洛因给吉木尔土赚了六万块钱的事实,当时田某和朱XX在威信管理果苗,也是周XX打电话给田某说的,当时朱XX就在田某旁边,打完电话田某就把周XX跟彝族人做毒品生意赚了六万块钱的事告诉了朱XX。也就是说,对于上述两个事实,朱XX都是知情者。在二审的庭审调查中,我们曾就这两个事实问过朱XX,虽然并未得到朱XX的肯定性答复,但我们认为要让朱XX在二审庭审给她的非常有限的时间内就能够完全回忆起发生在两年以前的事情是不现实的。所以,要客观的查实上述两个事实,必须有待于公安侦查机关在给其充分的回忆时间的情况下的进一步查证。另外,在我们对田某进行会见的过程中,田某还供述了周XX与谭XX、汤XX、杨XX做毒品生意以及他们将购买来的毒品用水果机搅拌、再用千斤顶压成块从而增加毒品数量、降低含量再卖出去的事实,这也是田某在一审中从来没有交代过的新的犯罪事实和犯罪线索。当然,这一犯罪事实和犯罪线索是否客观存在同样有待于司法机关特别是公安侦查机关的进一步查证。

因此,基于上述情况,一方面我们认为在对田某量刑时确实要留有余地,二一方面我们建议本案发回原审法院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更为妥当,因为这不仅有利于充分的查证田某提到的上述犯罪事实和犯罪线索,还将对挖掘新的犯罪事实和新的犯罪嫌疑人、进一步打击毒品犯罪、扭转整个永善县大兴镇毒品泛滥的状况、维护当地社会治安取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田某具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法定和酌定情节。

第一,正如我们在上述第一点辩护意见中所提到的,在本案所指控的贩卖、运输毒品的犯罪行为当中,真正起主要作用的、真正的主犯是被告人周XX,而不是被告人田某,相比较于周XX,田某只是从犯,理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

第二,也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田某在二审中供述了大量的涉及到本案其他被告人以及本案被告人之外的其他人的一些犯罪行为和犯罪线索。如果这些犯罪行为和犯罪线索能够查证属实,那田某就是立功。如果没有办法再查证,我们认为田某的这种主动交待所知道的有关于别人的犯罪事实的举动也应该得到法律的积极评价并体现在对其的量刑当中。

第三,打击犯罪只是刑罚的功能之一,教育和改造这些触犯刑律的人也是我国刑罚的主要目的。田某被抓获至今已两年多的时间,这两年以来,她严格遵守看守所各项规章制度,特别是一审被判处死刑以后,她并没有自暴自弃,仍然以积极的态度去接受司法机关的教育改造,因此我们认为对其处以极刑的必要性已经不复存在。另一方面,田某也不具有《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二条中所规定的可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情形。更何况,田某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都是非常好的。因此希望法庭在对田某最终量刑是能体现出一种人性化的宽容精神。

综上所述,作为田某的二审辩护律师,我们衷心希望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田某死缓或者无期徒刑,或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谢谢法庭!

田某二审辩护人:蔡从伟
二0一一年六月十二日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