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正文
一对贩毒夫妻的悲喜人生(二)

一对贩毒夫妻的悲喜人生(二)

 

今天,当年的委托人,李芬,又因为贩毒成为了犯罪嫌疑人,在她父亲的委托下,她又成为了我的当事人。这一次,她嫌疑贩毒的数量是2375,她自己认为,死定了。

从侦查、起诉、审判,我一直在关注着案件的进展,我一直在思考,这个案件该从什么地方突破呢?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呢?

有几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其一、据李芬陈述,公安办案人员在提审她时,曾威胁她说“这一次,你死定了,我们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公安机关急于想置她于死地。

也难怪,作为一个堪称贩毒家庭,作为一个多次贩毒且在过去曾因贩毒而处理过的惯犯,人民警察的憎恨情绪是可想而知的。

其二,出售海洛因给她的是一个叫陈××的人,此君在几年前与李芬共同贩毒获刑。这一次,陈××叫李芬联系买主,并将海洛因2375送到李芬住处。这是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然而,奇怪的是,在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中,公诉机关的《起诉书》中,对此情节只字未提。

其三,李芬曾经有一份辩认笔录,其辨认的目的记载是“确认犯罪嫌疑又陈××”,李芬在十二张男性免冠照片中辩认出了陈××。

上述细节看似毫无关联,但联系起来一看,就隐约感到控方(包括公安机关)似乎在故意隐瞒一些什么东西,那么他们是在隐瞒什么呢?隐瞒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呢?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陈××难道是公安机关的特情?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的指导精神,凡是利用特情引诱促成的贩毒案件,无论涉案毒品数量多大都不能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利用特情引诱李贩卖毒品,同时又将特情的身份隐瞒,这才能毫无悬念地置李于死地!原来如此!这一招是何等的阴险!

这样一来,上述细节就好解释了。因为陈××是公安机关的特情,所以在《起诉意见书》《起诉书》中只字未提,同时对陈××的身份也不作任何说明。因为一旦注明陈××是公安机关的特情,李芬就不可能判死刑立即执行,而这恰恰是与公安机关强烈欲置之于死地的愿望背道而驰的。既要置李芬于死地,又不能审理特情,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掩盖!有一个成语非常精辟,叫做“欲盖弥彰”,于是我提出了下面的辩护意见:

“本案涉案人员陈xx是否属于公安机关特情(线人),也即本案被告人李芬是否属于在“特情引诱”下实施的犯罪,直接关系到对被告人李芬的量刑,即关系到是否对被告人李芬处以极刑,请求法庭予以特别注意。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044《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点特情介入案件处理问题的规定“行为人本没有实施毒品犯罪的主观意图,而是在特情诱惑和促成下形成犯意,进而实施毒品犯罪的,属于“犯意引诱”。对因“犯意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根据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依法从轻处罚,无论涉案毒品数量多大,都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对不能排除“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的案件,在考虑是否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时,要留有余地。

对被告人受特情间接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参照上述原则依法处理。”

从以上的会议精神可以看出两点:其一,对有证据证明有特情介

入的毒品案件案件,无论数量多少都不能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二,对不能排除“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的毒品案件,即使涉案的毒品数量达到死刑数量标准,在考虑是否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时,要留有余地即人民法院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那么,被告人李芬是否属于“犯意引诱”下实施的犯罪呢?

从李芬200841819日的数次供述中可以看出:是陈xx首先打电话给李芬,要求李芬帮忙联系购买海洛因的买家。当时李芬并没有答应,是在联系了买家也即重庆的陈姐愿意购买的情况下才答应陈xx的。也就是说,此次贩毒李芬最初并没有犯意,而是在陈xx的诱惑下发生的。这样,陈xx的身份问题也即陈xx是否属于公安机关特情(线人),就成为了被告人李芬是否属于犯意诱惑情况下实施犯罪的关键。

xx是否属于公安机关的特情(线人)呢?卷宗内没有任何材料来说明。但我们有理由怀疑陈xx就是公安“特情”。其理由如下:

其一,在侦查卷宗第65页,被告人李芬2008419的辨认笔录其辨认的目的是为了确认“犯罪嫌疑人陈xx”,李芬在12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中辨认出了陈xx

既然已经对陈xx进行了辨认,并且辨认的目的就是为了确认“犯罪嫌疑人”,那么陈xx应该是被抓获归案的。既然被抓获归案,为什么又不在同一案件中审理?即便不在同一案件中审理,也应该有另案处理的说明。但本案中既不在同一案件中审理,又没有另案处理的说明。难道陈xx先被抓获,又被公安释放了吗?在证据如此处分,指向性如此明确的情况下,xx如果被释放了,那么原因只有一个:陈xx是公安机关的特情,是线人,否则不可能被释放!!

另一种可能,陈xx根本就没有被抓获。在被告人李芬数次提供了陈xx的个人情况、住址、电话的情况下、在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临中刑初字第301号刑事判决书中详细载明陈xx身份信息的情况下,公安机关未实施抓捕行为,没有采取网上追逃、发布通缉令,说明了什么?只有一种可能,陈xx是“特情”,是“线人”!!

综上所述,从本案侦破过程的“蹊跷”,公安机关对陈xx的遮遮掩掩,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陈xx就是公安“特情”、 “线人”。 被告人李芬是在陈xx这个特情的引诱下产生犯意的,属于“犯意引诱”。根据上文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的精神,对被告人李芬不适用死刑。即使不能排除“犯意引诱”的情况,也不能适应死刑立即执行,应留有余地。”

上述辩护意见的发表,无疑是击中了某些人的痛处,恼怒异常,可又无可奈何。一个看是简单的案件,由于一些人为的因素,已经开庭三个月了,迟迟不能下判。李芬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呢?为了将李芬置于死地,控方又会采取什么措施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未完待续)

(李芬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