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正文
一对贩毒夫妻的悲喜人生(一)

一对贩毒夫妻的悲喜人生(一)

今天去看守所会见一犯罪嫌疑人。

这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女士,八年前,经一位法官朋友的介绍,我接受这位女士的委托,为其涉嫌贩毒的丈夫进行辩护。

他丈夫是在贵州被抓的,涉嫌贩卖海洛因1150克。这个数量在云南边境地区,并不算一个要命的数字,但在内地,在贵州,绝对够判死刑。

起初,我对这个案子能办到什么程度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当我看完卷宗,变得兴奋异常。由于当地公安机关没有办理毒品案件的经验,案子留下了许多无法弥补的漏洞,况且嫌疑人矢口否认贩毒,这就为案子的转机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有这么几个细节,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其一,嫌疑人必须一直保持矢口否认的态度。

如果嫌疑人一旦在法庭上供认不讳,那他必死无疑。怎样才能让嫌疑人始终保持这种状态呢?作为律师,我不可能故意唆使嫌疑人说假话;同样是作为律师,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我又不能要求他说真话!怎么办?在开庭的前一天,我到看守所会见了他,我给他说了如下这段话,我对他说:你应该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是你做的你就向法庭如实陈述,不是你做的,你有权保持沉默或者予以否认,但你要明白,你陈述的所有事实,都将成为指控你犯罪的证据,此君听后若有所思,显然他听出了我话里的弦外之音。第二天,在法庭上,他真的是一如既往,矢口否认,与我配合得天衣无缝。

也许有人会问,你这不是帮助犯人逃避打击吗?是的,我承认是在帮助他逃避打击,但在一个文明的社会,在一个充分尊重人权的法治国家,逃避打击本来就是人的本能和权利。用嫌疑人自己的供词来证明自己犯罪,这本身就是不人道的。而且我给他的对话,都是不违反原则的,而且是有法律依据的。作为吃国家皇粮国税的公安、检察机关,他们有义务,有责任收集,调取有关指控证据,而不能要求被告人自证其罪。相反,作为一个辩护律师,当事人合法利益的最大化是我的宗旨和唯一追求的目标,如果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还有要求嫌疑人坦白认罪,无异于将他推入火坑。这样做,虽然显得冠冕堂皇,显得正义凛然,但它违背了律师的职业道德,破坏了律师与当事人之间的信赖关系,从而会破坏整个律师制度。就向龚刚模举报李庄换取立功一样,它是对整个伦理社会的破坏,最终就是对法治秩序的破坏。

其二,在那个杂乱,喧嚣的小县城的夜晚,我为第二天的庭审准备辩护词,直到次日凌晨三点。那位介绍我案子并一直陪伴我到贵州的法官朋友,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律师的工作,大发感慨,他原以为律师就是抬着嘴巴到法庭上随心所欲一通,想不到法庭下的工作是如此具体,如此辛苦,真可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其三,第二天的法庭上,辩护非常成功。我至今记得辩护词中的这么一段话:本案在事实部分有多处关键的情节上疑窦丛生、矛盾百出。因此指控马xx构成贩毒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疑点之一:毒品数量。

xx、马xx一直声称毒品是1150,盘县公安局刑警大队991118的呈请刑事拘留报告书中记载毒品是1150;刑警大队991223的调查报告上记载毒品是1150;同一天的盘县公安局提请批准逮捕书上记载毒品是1150;但到贵州省禁毒委员会19991228的开出的收据上就变成了1175。从此以后,无论是公安机关的预审受案登记表,《起诉意见书》,还是检察院的《起诉书》都变成了1175。试问,这凭空多出的25海洛因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三被告人被抓后一个月零十天,放在公安机关的海洛因就增加了二十五克?如果1175是指的净重,1150是毛重,怎么净重比毛重还要重?如果1175是指毛重,控方怎么能以毒品的毛重来作为对被告人指控的依据?

还有另外一种设想,那就是公安机关在991118991228这一个月零十天的时间内根本就没有称过本案涉嫌贩卖的毒品,完全是根据被告人口供就贩卖的数量写在呈请拘留报告书中、调查报告中、提请批准逮捕书中,但在贩毒案件中,不称重量就予以认定这同样是不可思议的。上述种种疑惑,让我们不得不推导出这样的结论:《起诉书》指控的1175海洛因,根本就不是本案几被告人涉嫌贩卖的1150海洛因!而盘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是拿1175这部分去送检。也就是说,几被告人涉嫌贩卖的1150这部分,是否属于海洛因,还没有鉴定!

综上,本案几被告人涉嫌贩毒的数量无法确定,因为无法确定数量,因此,对几被告人涉嫌贩卖的,是否属于真正的毒品海洛因,也就根本无法确定。

庭审结束,公诉检察官走到我的辩护席前,诚恳地说:撇开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就我个人而言,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

最后,此君被判处无期徒刑。虽留有遗憾,但相比死刑,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未完待续)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