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雅文共赏 > 正文
对非财产性贿赂立法之探讨

摘要: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廉洁性一直是人们热议的话题。政府一直在加大反腐打击力度,但腐败现象并未就此杜绝,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需求的多样化决定了受贿行贿手段、内容的多样性,非财产性贿赂问题就不可避免的再次成为探讨话题。现实生活中,非财产性贿赂危害显而易见,可是从法律角度出发,能否将其入罪以及如何入罪,理论与实务界分歧较大。

关键词:非财产性贿赂

一、 我国建国以来法律中有关贿赂范围的规定

1952年《惩治贪污条例》第2条,第6条分别规定了受贿、行贿属于贪污罪,第3条指出贪污罪的对象是财物。
1979年《刑法》第185条规定了受贿、行贿的对象是赃款、赃物。
1982年《关于严惩严重破坏经济的犯罪的决定》规定受贿罪比照《刑法》第155条贪污罪论处,这就说明了贿赂的范围是财物。
1988年《关于惩治贪污贿赂罪的补充规定》进一步明确贿赂的对象为财物,同时后面陆续出台了8次修正案,其中还规定了在一定条件下的回扣,手续费也可以成为受贿罪的对象,并入贿赂的范围。
综上所述,我国从建国以来,行贿、受贿的范围基本都是财物。

二、刑法理论界关于贿赂范围的争议

(一)、财物说。持有该观点的人认为贿赂的范围应严格限于财物,即金钱和物品,其它的不能纳入贿赂罪的范围。
(二)、财产性利益说。持有该观点的人认为贿赂的范围不应局限于财物,应该还包括其它财产性利益,诸如含有金额的会员卡、购物卡、旅游费用等可以用金钱衡量、计算的财产性利益。
(三)、需要说。持有该观点的人认为贿赂的范围不仅包括财物和财产性利益,还应该包括非财产性利益。也就是说凡是能够满足人需求的(物质和精神)一切有形、无形、物质和非物质的、财产或者非财产性的利益,都应该被纳入贿赂的范围。
很明显,财产说已远远不能满足如今社会复杂的现实需要,西周时期提出的“刑罚世轻世重”的原则,就是强调刑罚要根据社会的变化发展而不断调整,所以财产性利益说要比财物说更加全面,目前大家比较有争议的就是财产性利益说与需要说之间的争议。

三、 非财产性贿赂在我国的现状

现实社会中,非财产性贿赂有性贿赂、信息贿赂、业绩贿赂、感情贿赂等形式,其中以性贿赂最为普遍,最为严重。
据有关资料介绍,近几年全国纪检监察系统查处的党员干部腐化堕落、道德败坏案件以平均20.8%的幅度逐年递增。据有关部门统计,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最近发生的刘志军、刘铁男贪污腐败案件都穿插着情妇、二奶的故事。
信息贿赂比较典型的是黄光裕案件,在该案件中,黄光裕伙同他人将中关村上市公司拟载重组的内幕信息故意泄露给公安部经侦局原副局长相怀珠及其妻李善娟,从而方便他们在金融市场中能够获取丰厚收益。

四、是否应该将非财产性贿赂入罪及理由

(一)、非财产性贿赂是否入罪存在分歧
1、支持说。部分专家主张将非财产性贿赂入罪,南大硕士生金卫东就曾建议将“性贿赂”入刑法,最高检副检察长赵登举也表示性贿赂属于犯罪。作为典型代表的性贿赂都能入罪,非财产性贿赂入罪也是无可非议的。
2、反对说。部分专家认为将非财产性贿赂入法可能会混淆法律与道德界限,容易侵犯到人权和隐私权,在最近的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事件中,部分学者认为当事人的隐私权受到侵犯;再有就是这些专家认为非财产性贿赂在量刑和取证方面存在较大难度,目前的贿赂以数额大小来定贿赂行为的罪与非罪、量轻与量重,而非财产贿赂中的非财产是无法量化的。因此,他们认为目前不宜将其纳入刑法规定的犯罪体系。
3、相比之下,笔者赞同将非财产性贿赂入罪。
⑴、在我国历史上,非财产性贿赂入罪就有相关记载。
最早在春秋时期,就有“洪德献褒姒”的历史事件,后来在《左传》中又出现了“雍子纳其女于叔鱼”的典故,这也是我国最早的性贿赂案。
《唐律疏议》曰:“有事之人,或妻或妾,要求监临官曲法判事,娶其妻妾及女者,以奸论加二等。其娶者有亲属应加罪者,各依本法-------”
《唐律.职制篇》第五十三条规定:“诸监临财物论罪”
《清律》也有规定:“监临娶见问为事人妻及女为妻者杖一百”。
古时候就有将性贿赂入罪的记载,今天,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和多样化的犯罪手段,将非财产性贿赂入也是理所当然的。
⑵、目前我国现有的法律在非财产性贿赂方面的记载。
1992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2条规定:“经营者采用财物或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销售或者购买商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监督检察部门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
2005年我国加入的《联合国饭腐败公约》第15条的规定,凡是直接或间接给与公职人员不正当好处,以影响该公职人员作为或不作为的都规定为犯罪行为,而公职人员直接或间接索取或收受不正当好处的,以作为其执行或不执行公务的条件的,也被认为是犯罪。
2007年11月12日全国消防部队实施《公安消防部队四个严禁》第三条规定:“严禁在部队工程建设、物资采购和财物分配中收爱贿赂。”在明确列举的收受贿赂中包括有“提供性服务等非财产性利益。
以上相关法律法规说明我国目前已经存在非财产性贿赂入罪的事实,也为刑法立法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⑶、国外相关国家在非财产性贿赂方面的立法。
为了惩处非财产性贿赂犯罪行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将其纳入刑事法律的调整范围。
德国,1976年联邦德国刑法典第三百三十一条规定:“公务员或者从事特别公务的人员,对于现在和将来的职务上的行为要求期约和收受利益者,均为受贿”。这里的利益包括财产、财产性利益和非财产性利益。
意大利刑法典第三百十七条—索贿、第三百十八条---因职务行为受贿、第三百十九条—因违反职责义务的行为受贿、在司法行为中受贿、第三百条--受委托从事公共服务的人员受贿均规定了其它利益。
法国刑法典第四百三十三条、第四百三十四条所规定的的贿赂范围为直接或间接所要或者奉送、许诺、赠礼、馈赠或其它任何好处。美国刑法规定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当然在罗马利亚、加拿大、奥地利刑刑法典均规定贿赂的内容为“财产或其他利益”。
以上各国刑法中规定的好处或利益都包括财物、财产性利益和非财产性利益。
⑷、非财产性贿赂带来的社会危害性相当严重。
隐蔽性强,相比于财物贿赂,非财产性贿赂不易被发现;
持续性强,某些官员一旦受非财产性贿赂腐蚀,便难以自拔,行贿者一次“投入”多次“受益”;
危害性强,影响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带来不良风气,结合持续性长的特点,其危害性往是普通贿赂犯罪的好几倍。
由于我国刑法一直将财产做为判断贿赂罪的标准,使得非贿赂财产性贿赂成了法律的空当与死角,这样做弊端明显,对国家权力、公共利益造成极大的危害,只是加以道德的约束,不予以法律的惩处,这对我国反腐和贿赂犯罪的打击预防是不利的。
⑸、非财产性贿赂符合贿赂犯罪的本质特征。
非物质贿赂,客体要件方面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公务活动的廉洁性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的正常管理活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利用工作之便,向他人索要性服务,或者接受他人性服务并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同时,主观要件方面属于直接故意,主体为国家工作人员。非财产性贿赂与其它贿赂手段的区别仅仅是在贿赂的内容上,但它符合贿赂行为的本质,那就是“以公权力换取利益”。
⑹、非财产性贿赂并会侵犯他人的隐私权。
非财产性贿赂不仅仅停留在个人隐私层面,它实质上侵犯了国家权力、公共利益,这是公共领域,所以非财产性贿赂入罪并不是侵犯个人隐私,也不存单单靠道德就能规制的。这是一种各取所需,是建立在侵害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的基础上的索取与需求。 所以,它不是侵犯个人隐私,也不是公权力对私权力的过度干涉。另外,在具体的案件办理过程中,我们可以对涉及个人隐私的环节加以保护即可达到保护私权利的效果。
⑺、非财产性贿赂在量刑问题上并不困难。
我国刑法对于贿赂犯罪量刑一直有两个标准:一是财物数额,二是犯罪情节的轻重或者影响是否恶劣,这两种标准在实务操作都是可行的。为此,部分学者提出将二者结合,即双轨制的立法模式,一方面坚持“计赃论罪”的传统,一方面强调贿赂数额之外的情节对量刑的影响。
笔者赞成这样立法模式,这样能综合考虑各方面情况,能最为准确认定具体的非财产性贿赂案件。
综上所述,不管是理论还是客观现实,非财产性贿赂入罪都是可行和需要的。理论界存在争议是很正常的,新事物的出现总会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但从法制的健全、社会的发展和长远利益上看,非财产性贿赂入罪是必然趋势,不能因技术的不完善而否认。




王俊平,李山河.受贿罪究[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2-3.
周振想.公务犯罪研究综述[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徐风.性贿赂的千年演变[J].大众文摘,2006,(3):66-68.
陈俊.腐败新时尚:“性贿赂”问题研究[J].学理论.2013-03-08.
张明楷.法益初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5.
万旭粼.受贿罪中贿赂范围扩张研究[J].上海:华章,2013(16).



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 胥海波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