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律师随笔 > 正文
新时代的契机
wst

新时代的契机

——写在注册制即将来临、新《证券法》即将实施之际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刘堃律师

 

临近岁末,回首走过的2015年,全球资本市场最关注的事件除了希腊债务危机的善后工作外,莫过于中国股市的暴跌。2015年6月15日至8月26日,A股上证指数从最高5178点一路暴跌到2850点几乎腰斩,在这一轮短暂而暴力的下跌过程中,A股市值蒸发超过20万亿,相当于2014年希腊GDP总量的10倍!中国股民人均亏损14.7万元,中国资本市场哀鸿遍野,血流成河。一时间以中央汇金公司、证金公司为首的国家资金、各大券商自营资金、各上市公司组成的救市力量在克强总理的指示下打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A股保卫战。

早在二十年前,中国资本市场就曾发生过类似的“黑暗时刻”。 1995年2月23日轰动全国的“327国债事件” 深刻改变了中国证券市场的进程,导致证券“教父”管金生锒铛入狱,监管者尉文渊翻身下海,中国最大券商万国证券濒临破产被并购的悲剧结局,英国《金融时报》称其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从“327国债事件”到2015股灾,沧海桑田二十年,中国证券市场依然在续写着自己的悲伤与无奈,究其原因,无疑是市场本身的不成熟加之监管者对新事物缺乏足够的认知以及没有充分的法律法规以约束市场而导致市场失控,最终酿成惨剧。

327国债作为中国证券史上第一个金融期货产品在当时无疑是全新的事物,327国债的上市标志着当时的证券市场进入了金融期货产品交易的新时代。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产品只运行了短短3年即宣告夭折。“327事件”明显暴露出当时的监管者对于高风险市场的内外监控能力相当不足。酿成“327事件”的具体原因有三点:其一,期货业务的推出相当仓促,不仅缺乏经验,也缺乏相应的监管法规,更重要的是对市场风险缺乏必要的认识。其二,国债期货市场投机风气极浓,违规造市、超额持仓、内幕交易现象相当严重。个别券商恶性投机,蓄意违规,对此却缺乏监督,甚至可以在没有相应保证金的情况下短时间内进行上千万口的交易,也没有即时预警机制。其三,有关327券分段计息加息及贴息消息的泄漏,是触发此次事件的导火线。从历史的角度来看,“327事件”未象“巴林事件”一样引爆金融危机,可谓不幸之中的万幸,其留下的教训相当深刻。

再看2015A股股灾,在A股沪市从3000点上涨至4000点时,场内融资业务火爆,场外伞形信托给投资者高比例配资行为也非常普遍,然而监管部门出于壮大股市从而达到资本市场为经济转型和科技创新服务之目的,对这种近乎疯狂的违规行为的放任,以致越演越烈,待到市场顽劣成性,疯牛步伐让多数人包括监管者感到如此下去市场将会失控,酿成大祸,此时,一则股民用配资重仓导致血本无归终致跳楼的假新闻催生了监管部门的危机意识,于是,为使所谓疯牛转慢牛,监管部门突然举起棍棒,拉紧场外配资闸门,打击场外配资违规行为,各路资金嗅到监管者的腾腾杀气,纷纷不计成本夺路而逃,使得市场陷入了非理性的暴跌魔咒之中。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融资融券、伞型信托、场外配资无疑是新事物,在之前的市场交易中不曾出现的新事物,对于监管者而言,都不曾经历过的事物,何来的认知?对于市场投资者而言就是新时代,可以借钱交易的新时代、可以把1元钱放大5倍参与交易的新时代,无论投资还是投机,市场皆大欢喜。

从“327国债事件”到2015股灾,再从股指期货到融资融券再到民间配资、伞型信托,划时代交易产品的上市,交易习惯、交易规则的改变皆被打上“新时代的烙印”,每一次时代的变迁,资本市场有人欢喜有人愁,小部分人因为抓住新事物、新规则的漏洞发家致富,而大多数人却因为盲目跟风导致血本无归。然而,眼前中国资本市场正面临着20年来最大的变革——上市核准制改注册制,以及新《证券法》的实施!2015,中国资本市场被谈及最多的莫过于“注册制”,这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概念,陌生在于这是二十多年来,上市制度首次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意味着游戏规则的重新制定,以前政府主导下的一套成为历史。熟悉是缘于美国资本市场正是因为实行注册制使其成熟而稳定,稍微了解美国资本市场的人都知道正是得益于注册制的先进性和科学性造就了强大而稳定的美国资本市场。

如果说有一件事标志着中国资本市场开始走向成熟,那一定就是注册制的实行,因为注册制要做的就是把选择权交给市场,让市场自己作出决定、自己选择方向,经过大浪淘沙的沉淀逐渐从波动大、不稳定的投机市场转变成具备投资价值的成熟稳定市场。当然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因为对于市场参与者以及监管者而言,这都是一个新事物,之前从未实施过的新事物、充满了挑战和变数的新事物,稍有不慎将因为失控而重蹈覆辙,再酿惨剧。

新制度的确立解决的是科学性、先进性以及适应性的问题,是市场发展的内在要求,同时必须有与之配套的法律来约束和解决新制度下市场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才不至于因为对新事物的把控不足而导致失控,因此,新《证券法》的修改势在必行,也是中国资本市场跨入新时代的必然要求。中国股市风雨飘摇十数载,熊也暴跌牛也暴跌,波动剧烈缺乏稳定,各路资本大鳄在市场上翻江倒海,为所欲为,散户投资者水深火热,市场几近丧失融资功能,这都与《证券法》的老旧密切相关。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实施以来,经过2004年修正、2005年修订、2013、2014年修正依然赶不上资本市场日新月异、纷繁复杂的变化,保护投资者以及上市公司的利益成为空谈。本次新《证券法》的修改不仅关系到注册制改革的成败,而且也事关投资者的切实利益,旨在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健全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完善投资者保护制度、推动证券行业的创新发展、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加大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罚力度,强有力地为注册制保驾护航。

作为一名边疆地区的执业律师,能够亲身经历资本市场的历史变革,迎接属于资本市场的新时代,是莫大的幸事,因为在新法律以及新制度框架下,律师事务所作为资本市场中介服务机构而履行职责,律师职业必然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资本市场的建设与发展过程中,且由于基本的上市制度、退市制度与法律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游戏规则发生了改变,在这一层面上,全国该领域的执业律师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都需要从头学起,同时,在新制度框架下边疆地区的大量优质企业将上市融资、发展壮大,以往北、上、广、深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律师掌握大量资源与信息的情况也将会发生一定的改变。作为一名该领域的专业律师,在这新时代来临之际,应当抓住新时代的契机,改变观念、树立理念、与时俱进,做好传统律师业务的同时,开拓进取,投身资本市场,创造属于律师业务的那一片蓝海。


注:

证券发行核准制:即所谓的实质管理原则,以欧洲各国的公司法为代表。依照证券发行核准制的要求,证券的发行不仅要以真实状况的充分公开为条件,而且必须符合证券管理机构制定的若干适于发行的实质条件。符合条件的发行公司,经证券管理机关批准后方可取得发行资格,在证券市场上发行证券。这一制度的目的在于禁止质量差的证券公开发行。

证券发行注册制:是指证券发行申请人依法将与证券发行有关的一切信息和资料公开, 制成法律文件,送交主管机构审查, 主管机构只负责审查发行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和资料是否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的一种制度。 其最重要的特征是:在注册制下证券发行审核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 不进行实质判断。

新时代已无线接近,新《证券法》实施之际,注册制也将呼之欲出,时间大约在2016年3至5月间。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尚信企业法律服务团

                                          刘堃 律师     201512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须注明出处。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