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律师随笔 > 正文
不要相信律师
wst
 

不要相信律师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绍涛

周日下午,计划赶赴XX市,与该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就胡洋涉嫌骗取贷款罪一案进行交涉。刚起床,接到助手杨曦律师的电话,胡洋已释放。

胡洋所经营的一家公司于2011年向工商银行贷款人民币980万元,并由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简称国经公司)提供担保。

20121215日,公安局经侦支队以胡洋涉嫌骗取贷款罪将其刑事拘留。201315日,元旦收假的第二天,焦急的家属从广东跑到昆明,找到我们。经研究,这是一个典型的民事经济纠纷,跟经济犯罪没有半点关系。

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本案中的银行是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该行发放的贷款是由国经公司担保的,根本不可能发生损失,事实上也没有发生。所以,银行也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甚至于在我们将胡洋被抓的事情向该行求证,他们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这就说明,所谓指控骗取贷款罪,既没有构成犯罪所必需的客体,也没有发生构成犯罪所必须的客观行为。无非是作为担保公司的国经公司预感到可能会导致损失而向公安机关控告,公安机关在未进行认真研究的情况下,就以经济犯罪案件立案侦查,并刑拘了胡洋,而实质就是公安机关非法插手经济纠纷。

会见胡洋后,我们与公安局经办人员交换了意见,并于201319日发出了《法律意见书》。118日,胡洋被释放。

胡洋被释放后第一时间与我们取得联系,对我们的工作表示了衷心感谢。我问当时经办人员向你怎么交代的?他说公安的讲:“不要相信律师。”

我听后哈哈大笑。其实,这位公安兄弟无意间说出了一句经典谚语,“不要相信律师”。

在一个现代、文明、法治的社会,不但不要相信律师,也不要相信警察,不要相信法官,不要相信官员,甚至不要相信总统。

但所有人都必须相信同一样东西,那就是法律!

当胡洋的家属慕名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香港,是我的助手杨曦律师接待了他们。

香港,一个弹丸之地,上千万人(不知是否准确)在此居住,每天川流不息的人流,飞机、轮船、地铁、巴士,每一个元素都在自己的轨迹上运行,井井有条。在这其中,游行、抗议、大陆的禁报、禁书比比皆是,这些在大陆十恶不赦的东西随处可见,但丝毫不影响香港社会的正常运行。在港逛了三天,没见着一个警察。香港所有的这一切,包括让大陆人垂涎三尺的自由,是靠什么来维护?法治!从香港一般市民到特首,各种异议人士都可以自由表达,都可以集会、结社,但都必须有一个底线,这就是法律。谁要逾越这个底线,无论是平民还是特首,都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作为大陆的我们,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怎样真正做到社会和谐,人人平等、自由,真正做到长治久安?靠谎言、靠枪杆子、靠主义、靠偶像都是不可能的。从秦始皇到毛泽东,都没有做到,也不可能做到,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法治!真正的法治!

为此,我们向XX市公安局致敬,因为他们有底线,这个底线就是:法律。

以下是我们写给xx市公安局的《法律意见书》全文。

(胡洋系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法律意见书

xx市公安局:

贵局于20121215日,以涉嫌骗取贷款罪为由,将公民胡洋刑事拘留。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接受胡洋家属委托,指派王绍涛、杨曦律师作为胡洋的辩护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在接受委托后,我们调查了涉案相关材料,并会见了当事人。经研究,认为贵局在该案件的办理过程中存在严重问题,胡洋根本没有任何犯罪事实,贵局存在刑事司法插手民事经济纠纷的嫌疑。特提出以下法律意见,望给予重视并立即释放胡洋。

一、贵局对嫌疑人胡洋适用拘留的强制措施存在超期羁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订)》第89条之规定,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至四日。

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大队于20121215日对嫌疑人胡洋进行刑事拘留,至今(2013110日)已有29天,并未依法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捕。在嫌疑人胡洋并不属于《刑事诉讼法》第89条第2款规定的“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的情况下,该拘留已严重超期。根据《刑事诉讼法》第84条之规定必须立即释放。

二、胡洋的行为不符合“骗取贷款”的犯罪构成要件,没有任何犯罪事实,贵局对其拘留,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5条之一规定,“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保函等,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该条款非常明确地表明,要构成此罪,必须同时具备下列三个条件:

其一,在客观方面必须是采用欺骗手段;

其二,在犯罪客体方面是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金融秩序;

其三,在犯罪结果方面是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危害后果。

本案当中,嫌疑人胡洋担任法定代表人的XX市永宏水上度假村有限公司于201153日向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贷款980万元,并由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就该笔贷款提供担保。

XX市永宏水上度假村有限公司与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编号:20110322)第11.5条约定:“主合同到期,甲方(永宏公司)未按主合同之约定偿还全部债务导致乙方(国经公司)实际承担担保责任的,乙方有权在实际承担担保责任的范围内,以保证金直接受偿,不足部分乙方有权继续向甲方追偿”。

据此可以看出,作为本案当中的“金融机构”,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在XX市永宏水上度假村有限公司无法按《借款合同》约定的期限偿还贷款时,可直接要求担保人即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依《担保合同》承担代偿责任,事实上,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也正准备起诉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现在,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根本就还没有起诉担保人之前,贵局怎么就知道作为“金融机构”的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会发生损失?发生了多少损失?更何况作为作为“金融机构”的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从行长到信贷部都认为银行没有发生损失,他们也根本没有报案。

综上所述,嫌疑人胡洋在本案中既没有采用欺骗的手段,也没有扰乱正常的金融秩序,更没有给金融机构造成哪怕一毛钱的损失,根本就不构成犯罪。对此,贵局是非常清楚的,胡洋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但却启动了刑事司法程序,先行拘留了胡洋,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

三,贵局涉嫌违法插手经济纠纷。

正如前文所述,作为“金融机构”的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XX支行没有发生损失,也不会发生损失,当然它也不会去报案。说穿了,贵局是在为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讨债!

但是,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并不是银行,也不是其他“金融机构”,况且国经公司也还没有最终发生损失。即便国经公司最终发生了损失,也不符合骗取贷款罪的构成要件。

云南国经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因履行代偿义务所产生的损失,可依据其与永宏公司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要求永宏公司承担相关责任。这是一个典型的民事经济纠纷,贵局在国经公司还没有最终发生损失,只是有可能发生损失的情况下,就动用公权力,启动刑事程序,完全不避瓜田李下之嫌,涉嫌违法插手经济纠纷。

1989年,公安部下发的《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89]公(治)字30号)中严令各地公安机关不得插手经济纠纷案件,更不得从中牟利;1992年,公安部再次发布《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此,并再次重申:
  
“一、各地公安机关承办经济犯罪案件,必须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案件管辖的规定。要正确区分诈骗、投机倒把、走私等经济犯罪与经济合同纠纷的界限,准确定性。凡属债务、合同等经济纠纷,公安机关绝对不得介入。

……

三、坚决杜绝强行抓捕收审经济纠纷当事人作人质,逼债索要款物,彻底纠正以收代侦退款放人的非法做法。”

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201317日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中强调,“法治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重要成果。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既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客观要求,也是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在我们这样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要实现政治清明、社会公平、民心稳定、长治久安,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法治。”

司法是国之公器,公安机关是法律尊严的坚强捍卫者,一旦沦为某些个人、组织的打手、保镖,不仅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也是对法治的极大破坏。

综上所述,贵局在该案件的侦办过程中,不仅程序上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对嫌疑人胡洋超期羁押;在事实的认定上也违背了刑法的条款规定和法律内涵,有以刑事司法插手民事经济纠纷的嫌疑。请求贵局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及时纠正错误,释放胡洋。

此致

xx市公安局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律师:王绍涛

      杨曦

                                   二〇一三年一月九日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