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律师眼中的世界 > 正文
图说哈巴雪山
wst

王绍涛律师发布于 2009年01月07日 18时04分


“白云无心若有意,时与白雪相吐吞”


"哈巴”为纳西语,意思是金子之花朵。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在民间传说中被看作是弟兄俩,金沙江从两座高大挺拔的雪山中间流过,形成了虎跳峡。

哈巴雪山主峰高5396米,山顶终年冰封雪冻。主峰挺拔孤傲,四座小峰环立周围,远远望去,恰似一顶闪着银光的皇冠宝鼎。随着时令、阴晴的变化交替,雪峰变幻莫测,时而云蒸雾罩,宝鼎时隐时现;时而云雾飘渺,丝丝缕缕荡漾在雪峰间,这才有“白云无心若有意,时与白雪相吐吞”之说。在海拔大约4700米左右的地方,悬岩披挂着冰瀑,属我国纬度最南的海洋性温冰川。据说那些千奇百态的角峰、刃脊、U形谷和羊背石,就是古冰川留下的遗迹。
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五日,我和要好的朋友相约,一起去拜访哈巴雪山。从昆明出发时,绵绵的阴雨已经连下了好几天。天阴路滑,坐在卧铺车上,心中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一晚无语,一夜无眠。六日早上七点钟光景,我们在虎跳峡镇下车,早已联系好的微型车将我们送到哈巴村。车行一个小时左右,虎跳峡两岸的景色就让我们精神倍增。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如此干净的山峦,如此清爽的空气,如此湛蓝的天空,我平生第一次如此感受强烈。

九时许,我们来到了哈巴村,接待我们的是哈巴客栈的何医生一家。堂屋来热气腾腾,宾朋满座,有外国人,也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旅人。我们一起烤火,一起吃粑粑,一起喝酥油茶,晃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与两位东北人结伴后,我们向大本营出发了。感谢那几匹骡子和老马,三千五百以上的高海拔地区,五个小时的山路,寸步爬坡,你要知道,那俩东北哥们,一个是二百一十斤,一个是一百九十斤,累得驮他们的骡子大汗淋漓,爬几步就要停下来喘粗气。
一路上的风景美不胜收,仿佛进入仙境一般。
下午时分,我终于到达了大本营,海拔四千零五十米。白雪皑皑,寒风刺骨,几间小木屋,就是我们的大本营。
看看俩东北哥们一脸的苦相,就知道处境有多么艰难。
简单吃了晚饭,我们早早上床睡觉,但由于空气稀薄,呼吸困难,久久难以入眠。十七日凌晨三点,起床,我们开始准备装备,本来凌晨四点就应该出发登顶,由于有人有高山反应,一直拖到五点钟才出发。
七点左右,晨曦初现,我们已经在凌厉的寒风中爬行了两个小时。
今天天气特好,碧蓝的天幕上没有一丝云彩。但雪山上的太阳,像是一位不侵犯的天神,一出来就在你的头顶,死死盯住你,无论你走到哪儿,她都在你的头顶。
没有树,没有草,没有石头和泥土,进入眼帘的只有雪峰,蓝天,太阳。
爬到这里,我几乎已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体力和毅力,我以为这就是顶峰了,但到此才知道,顶峰还在那遥远的弓形顶端。到了这里,我一下子被哈巴雪山的险峻所折服,一股寒气从脚下生起。凄厉的寒风夹杂着雪凌从右边吹向左边的山崖,我不知道左边的山崖究竟有多深,因为我根本不敢靠近悬崖边,我只能跪在雪地上,拍下了两张照片。几天后,就是在这个地方,两位登山者被风吹下悬崖,一死一重伤。愿逝者安息,对朝拜者来说,将生命献给圣洁的雪山,这是最好的归属。
沿着弓背爬行,迈不了十步,就得停下来,深深呼吸,大口喘气。这里,距顶峰只有几十米了,但这几十米却是最凶险的,左边是万丈深渊,背后是几千米的斜坡,稍不留意,要么被风吹下左边的悬崖,要么就会滑下数千米的深谷。突然,我发现了奇妙的景象,好像进入太空的天梯,于是,我跪在雪坡上,将手套压在膝盖下面,拍下了这两张经典的照片。我将它取名为《天梯》。
经过八个小时的痛苦煎熬,公元2008年11月7日中午12点50分,我,一个40岁的老男人,当天年龄最大的老倌,终于登顶!当天与我们一起冲顶的,有两东北人,有两广东人,有一香港“阿妹”,有两香格里拉帅哥,还有就是我和那位佛门弟子。最终成功冲顶的,就只有我,“阿妹”,香格里拉帅哥和佛门弟子。
在雪山之巅,禁不住仰天长啸,这是我平生登临最高山峰,也有可能是我一生最后的高度。登山,不仅是一种体育运动,更是一种意志的考验,其实还是一种哲学的思考,一种宗教的礼拜。哈巴雪山,对我的人生意味着什么呢?我将在《干杯,哈巴雪山》中解读。再见,哈巴雪山!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十八日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联系电话:0871-65719503 手机:13987120969

网站备案:滇ICP备11000125号